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全宇宙都能和你谈恋爱


be预警

和现实无关

纯属扯淡

郭麒麟的表白被拒绝了。这是郭麒麟没想到的一件事。他以为他的表白不过是水到渠成你情我愿隔着一层窗户纸只需要一个人去说开就可以结束他和阎鹤祥的单身生活。

但是结果却是没想到的。

阎鹤祥拒绝的果断不留情面,郭麒麟甚至感受到了他在生气。

你有什么好生气呢,本少爷风华正茂看上你一个中年老男人你还生气,郭麒麟阿Q地想着。

闫鑫的生气和台上是不一样的。台上阎鹤祥表现的生气是用手指着郭麒麟,郭麒麟我告诉你......,一种程式化的表演。但是生气的阎鑫是沉默的,一言不发的,只是熟悉的人能感受到阎鹤祥并不开心的气场。

此时,后台的其他演员尚未离开,但是也早已换好衣服在后台外等着下场的他俩。空空荡荡的后台,非常适合把自己解决出去,这是郭麒麟的打算。名为四队队长的阎鹤祥与他的搭档郭麒麟太久没回到小园子了,这天突然玩了次空降。所以就算他们的节目是攒底,其他演员也都在等着他们结束之后痛宰他们一顿。猜到这种情况的阎鹤祥为了躲酒特地开了自己的车,郭麒麟则为了体现自己的诚意在来园子时候蹭了冯照洋的车。当然,结束时候直接跟着阎鹤祥走是再好不过的。

但是所有的计划都被打断了。

郭麒麟只能和一看就不太开心的阎鹤祥一起去和兄弟们会和。

成年人最擅长的是掩盖自己的情绪,这一晚上的郭麒麟除了稍微多喝了两杯啤酒一切完美。甚至还打着去看看自己徒弟的旗号说要跟着冯照洋回家。

出了饭店被夜风吹得一激灵的郭麒麟目送着阎鹤祥带着半车玩具和几个家在同方向的兄弟们离开,也跟着冯照洋回了家。

被塞进冯家书房的郭麒麟打算捋一捋这一晚上发生的事,在摸到自己手机的时候就收到了阎鹤祥的微信。

明天下午,他去家里找郭麒麟。

“直接微信说吧”

“不正式”

多新鲜呐,拒绝个人说个我不喜欢你还得正式,捅自己一刀还得亲眼看着屠杀现场才能感到正式么。

郭麒麟没有再回,阎鹤祥也没再多说一句。郭麒麟本来以为自己会失眠,却在闭上眼睛没多久之后就沉沉睡去。

睡着了这操蛋的一天就结束了吧。

在冯照洋家醒来的郭麒麟在陪着他徒弟摆了个长达一米汽车阵之后才准备回家。陪孩子会让人心情平静下来,因为他会把你折腾到你的脑子里无法想任何东西。

下午一点半,阎鹤祥过来了,和以往任何一次的到访没有任何区别。这天师父出门工作,师母带着二的那个去买东西,张云雷在外头商演,这是非常适合谈事的一天。

在书房坐定,谁也不开口。阎鹤祥下意识地拿起一支笔,在桌上的白纸上画着一道道横竖线,纵横交错。

“就算全宇宙的人都能和你谈恋爱,我也不能。”阎鹤祥还是开了口。

郭麒麟抬起了头:“就这么不喜欢我?”

“是你不能喜欢我。没成年就在一起搭档,搭着搭着搭到一个被窝了,这像话吗。”

郭麒麟突然明白了阎鹤祥想说什么。看来,屠杀现场比自己想象得还要血腥。阎鹤祥刺向自己的刀都首先穿过了阎鹤祥自己的身体。

“相声这艺术传统,婚恋观更得主流。偶尔有几个出格的也不能是你,少班主。少班主十几岁退学跟着个大十几岁的成年男人搭档说相声,最后说成一对儿了,人家怎么看你怎么看德云社怎么看德云社风气。”阎鹤祥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那个年纪我这个岁数人嘴两张皮反正都能使我得顾全这个啊。”阎鹤祥拍了拍自己的脸。只是所有的话都仿佛刚刚背好的台词,僵硬且无趣。

郭麒麟毫无动作。

“这包袱没响。”阎鹤祥继续扯着难看的笑说。

沉默半天的郭麒麟突然说话了,“我知道了。你走吧,我想静静。”

阎鹤祥没有动,仿佛冰在了椅子上。只是片刻,他起身,转身,走到书房门口打开门。

此时,郭麒麟问他“刚才说的都是理性的东西,那感性的东西呢?”

“没爱过。”离开得不留情面。

郭麒麟愣愣地看着对面的椅子,过了一分钟才发现阎鹤祥进屋之后脱下的外套还挂在椅子上。郭麒麟想起身去送,却又想着他会回来取的。三月的北京也有些冷。今天阎鹤祥外套里只穿了个薄衬衫。

楼下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感谢因为郭麒麟和郭德纲老师都觉得夜晚灵感比较好所以书房窗帘从未拉开过,郭麒麟理直气壮地躲在窗帘后边偷看阎鹤祥,他看着阎鹤祥穿着一件衬衫背对着窗户站了几分钟,又回头看了一眼被窗帘遮挡得严严实实的书房窗户,走向停车场准备回家。

阎鹤祥知道郭麒麟聪明。响鼓不用重锤。十几岁那会儿就聪明。不仅仅是学东西学得快,懂事也容易举一反三从来不用教条着一句句教。刚入行那会儿郭麒麟最崇拜爸爸,那会儿的阎鹤祥说过,全宇宙都能学你爸爸,只有你不能。

这次他没说出来的后一半,他相信郭麒麟也懂了。

这些年俩人在一起,所有人包括郭麒麟自己都在说他带着郭麒麟帮着郭麒麟,关系亲近。只要他和郭麒麟恋爱曝光,他这些年的努力,郭麒麟这些年的努力,德云社的形象,都无可挽回。德云社成员内部恋爱不可怕,人各有志不可强求。但是郭麒麟的身份,他和郭麒麟的年龄,足够让善于脑补的群众在众多人的恶意引导下给补上最荒诞的剧情,最恶毒的言语,最恶心的画面。成年人之间的两情相悦可能会变成郭麒麟小小年纪不学好,阎鹤祥引导郭麒麟不走正道,然后化作一盆脏水泼给德云社其他演员。

阎鹤祥人生的前二十五年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人,大学毕业前和曲艺最亲近的关系不过是给他换来保送名额的市一等奖。辞职说相声是他一辈子最任性的选择。选择最任性的路之后,他只能用理性去规划每一步让自己走得稳,让自己多年以后不后悔。

他在选择相声之后每一步都很扎实,大概选了太子少保这个位置是他第二次冒险。但是他很看好那个聪明又努力的小孩。

那个聪明的小孩比他想象得还要好,那么好的人,谁会不喜欢呢。

最拙劣又不得已的谎言。

郭麒麟已经懂了,但是注定不会戳穿他的谎言。

相声演员郭麒麟可以犯大错,德云社的相声演员郭麒麟不能犯大错,德云社少班主郭麒麟做得对了也可能是错。在退学的那一刻起,郭德纲的儿子郭奇林有退路,少班主郭麒麟已经没有退路了。

爱情不是人生全部。郭麒麟想着,去找了个衣挂把阎鹤祥的衣服挂在了衣柜最深处。

既然你对不起我,这件衣服就扣我这儿当赔罪了。

两个小时后,郭麒麟给阎鹤祥发微信,“到家了吗,过两天商量商量新活。”

“到了,过几天我就过去。”

仿佛什么都没有变。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END

十六岁的时候阎老师和小郭老师说全宇宙的人都能学你爸爸,就你不能。
十六岁的时候郭老师和小郭老师说天下说相声的人都能胡说,唯独你不能。第一你是我儿子,第二你是德云社的。
一个节目没选好就被骂到半夜,这会儿小郭老师入行可能一年多。
蠢子无知,糊涂至极。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小郭老师的动力就是压力。一次次被放在高于他当时能力的地方然后压着他成长。郭老师对他的期待从来都不是有个手艺有饭吃,也不仅仅是健康快乐就好。
12年开专场绝对不是为了捧儿子,让小郭老师看了北展高朋满座之后在返场时候教育他这么多人不是为了你来的,是为了我为了你师父是为了其他前辈来的。
这些日子,是小郭老师和阎老师一起走过来的。
希望小郭老师和阎老师以后都好好的。
希望他们从此一路顺遂。

评论(9)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