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三十以后才明白

水平没有,能力不行
我随便一写,您看一乐呵
ooc,雷

那年我六岁,他二十一。

二十一岁的阎鹤祥当然没陪着一个六岁的孩子光屁股在大街上跑然后劳教了三年也没和这个孩子有过撒尿和泥的交情。
这个那年,距离阎鹤祥进入德云社还有四年,距离阎鹤祥拜师还有七年,距离阎鹤祥和郭麒麟成为固定搭子还有十年。

那年他十六岁,我三十一。

师傅和我说这事的时候,是在家里边。同意之前是犹豫的,但是同意之后也就没有可以怀疑的了。

十六岁的郭麒麟在采访里指着阎鹤祥说满嘴仁义道德,却被阎鹤祥笑着凑过来反问“那实际上呢?”
也同样是那一次采访,郭麒麟笑称“捧哏都是弱势群体”,几年后的郭麒麟,想回头打死那个蠢得冒油的自己。不过那次采访里还是有收获的,郭麒麟说后台都是大老爷们不爱和他们出去的时候阎鹤祥接了一句,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改。

后来郭麒麟再要求阎鹤祥改一改的时候,阎鹤祥琢磨了几天最后不知道怎么的也不知道谁和谁商量得最后排出来一大西厢。他们哥们改了不假,连着郭麒麟自己也改了。还扮着崔母的阎鹤祥指着没卸妆的后台让郭麒麟自己挑一个。

郭麒麟,败。从此再也不提。

对于被占便宜这事,古人有云,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明日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古人诚不我欺。

阎鹤祥说,这就是没上过高中的下场。

那会儿的郭麒麟刚在台上带着似哭非哭的声音说完58秒95,然后又嫌不过瘾地给自己补了几刀。之前写完本子的给阎鹤祥看的时候阎鹤祥就没忍住怜爱地看了郭麒麟好几眼:“少爷牺牲挺大啊。”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孩子还是小。”
郭麒麟反呛了一句,“知道你这些年没对象了连自己能多久都不知道了。”

孩子还是有成长的。

偶尔的雄起并挡不住几乎是日常的割地运动。直到某一天,郭麒麟发现自己不小心把自己的心也割了出去。

“为了天天在台上说你我情愿就不长个了。”在台上说完之后,郭麒麟又在微信里重复给阎鹤祥发了一遍。
“怪不得你过了十六就没长过个了。”

郭麒麟,气卒。

郭麒麟,男,姓郭,本名郭奇林。生于一九九六年,卒于二零一六年。他爸爸是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先生,他爷爷就不是相声演员了,不过他和他爸爸爷俩都是相声演员。您呀,出了北京西城往昌平开,到了玫瑰园,就能看到郭麒麟了。您呀,扫一下这个二维码,就能添加郭麒麟为微信好友了。

一怒之下的郭麒麟在死前删了阎鹤祥的微信。
复活之后的郭麒麟想把好友加回来但是阎鹤祥并不点接受。

第二天阎鹤祥去玫瑰园见师父去了,见完师父之后师父一挥手你和大林忙你俩的去吧他就和郭麒麟上了二楼郭麒麟卧室。一进屋郭麒麟就开始让阎鹤祥加回自己微信。

在哄着阎鹤祥加回来自己好友的郭麒麟又生气了。“加个微信还得这么逗着你阎鹤祥你就从来都不能让着我台上占我便宜台下还欺负我。”

其实只是昨晚上没发现自己被删了就直接睡了,早晨发现时候已经要过来了就打算当面逗逗郭麒麟再把他加回来。

“少爷您这是咋了,这脾气咋像十几岁小孩了。这是减肥成功了觉得之前的青春期太不堪回首了想重新给自己一个帅气的青春期吗?”

“阎鹤祥你竟敢嫌我之前胖!你气死我了!”

本意就是想逗一下郭麒麟的阎鹤祥惊呆了。

“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哎呦我怎么说出来了你气死我了。”

本来就惊呆的阎鹤祥被惊得更呆了。

也许是早晨自己开车出门的时候进了一个平行空间?也许是自己这些年的心思让大林看出来了在诈自己?阎鹤祥一时之间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只是面上神色变化不多。

被话赶着话说出实话的郭麒麟又惧又怕。

阎鹤祥还是决定随心所欲吧。大家摊开来说清楚,如果郭麒麟真是看出来了那就坦白把决定权交给他,如果郭麒麟也是真心的那就大胆一次又何妨。

“没事,我也喜欢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郭麒麟被神转折惊呆了,他觉得自己脑袋已经开始迷糊了。在太多信息量袭来的时候,气了一夜没睡的郭麒麟脑袋当机,感受到了困意,打了个哈欠。

然后郭麒麟被阎鹤祥压在了床上。“衙内你睡会儿吧,睡醒了起来随您欺男霸女。”
“哪有那么多男女?”
“您有需要我就改改。”
郭麒麟满意地去睡了,阎鹤祥坐在床头漫不经心地翻着杂志。

三十岁的阎鹤祥想不到他会在三十一岁那年遇到一个改变他一生的人。
正如:
卅个春天看不到第卅一个花开。
卅个秋天收不来第卅一筐小麦。

郭麒麟是阎鹤祥在三十一岁那年收到的奇迹。第卅一个花开,卅一筐小麦,乃至于之后的每一个花开每一筐小麦,都属于他们彼此。

三十以后才明白
变化比计划还快
三十以后才明白
一切都不会太坏

三十以后才明白
要来的早晚会来
三十以后才明白
想爱的尽管去爱

END

本来想写个正剧的结果越来越闹腾
本来灵感是侯德建的归去来兮里的春去了秋来整整三十五
结果跳戏到三十以后才明白
三十以后才明白可以完美带入祥林

三十以前,闯东南和西北异想天开
三十以后,把春夏和秋冬全都关在门外(安心和他家衙内过日子)

谁也赢不了,和时间的比赛。
谁也输不了,曾经付出过的爱。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