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除夕

除夕夜刚过九点半,郭家的门铃就响了。猫在沙发里吃吃喝喝顺便逗郭汾阳的郭奇林就被赶走,理由是大家都有事就你一个闲人不让你去开门让谁去。

现在还没到弟子们从家里过来的时候,郭奇林也好奇今年是谁来得这么早。

透过猫眼看到是那个穿着羽绒服拎着两兜子水果的歪嘴男人嘴边带着哈气站在门口,郭奇林赶紧开门放人进来,顺便冲着屋里喊,“是我哥来了。”

早几年还规规矩矩叫两句鹤祥师哥,到了这两年称呼要么是我哥要么是老阎。

“今年怎么这么早”,郭奇林抓了抓头发,接过来阎鹤祥拎着的水果,问着。
“怕老人积食年夜饭改中午了,我爸妈和姥爷已经睡了,就过来了。今晚路上车也少,过来得快。”

阎鹤祥从外套兜里掏出来一沓红包,抽出来两个递给郭麒麟。“你和郭汾阳的。”
“哪个是我的?”郭奇林拿着两个红包翻过来倒过去的看也没看出来区别。
“都是一样的,给孩子们备着的。”说着阎鹤祥就拿着一沓红包在郭奇林眼前晃了一下,“都一样的,红包还是上次参加喜剧人剩下没用的道具。”

郭奇林伸手就把那一沓红包拽过来了,“这红包是我家的,你竟敢贪污,没收没收。”
“红包是你家的里头的钱也不是你家的啊。”阎鹤祥也由着郭奇林抢。
“里头的钱不是我家的,”郭奇林凑在阎鹤祥耳朵边上小声地说了一句“都是我的。”说完还假装恶狠狠地咬了咬牙。
“好好好你是少班主你说得都对。那今晚孩子们朝我要红包我就让他们找你了啊,你们家这人性啊。”
“少班主人性不好,不但抢人红包还抢人呢,强抢民男你听说过没。”郭奇林嘻嘻哈哈地说。

等到了客厅阎鹤祥规规矩矩地给师父师娘拜年,然后和已经到了的几个在忙活的师兄弟打了招呼准备帮忙打下手。和之前的任何一次来玫瑰园没太大区别。

这天晚上来一个小孩郭奇林就乐呵呵递出去俩红包,“我和你阎鹤祥叔叔的。”

说完还转头去看在包饺子的阎鹤祥。

一直到人走差不多了郭奇林才有空拉阎鹤祥进卧室。“打算几点走?”
“不急着回,在这儿待到早晨直接回去陪他们包饺子,吃完再补觉。”

瞅着屋外没人,郭奇林冷不丁地凑上去亲了阎鹤祥一口,笑得像一只偷了油的小老鼠。

阎鹤祥压低了声音问“啥感觉。”

“做贼心虚。”郭奇林笑得更开心了。

徒弟一部分走了,一部分回客房睡了,还有一部分在闹吵吵地准备玩。没人发现躲起来的郭奇林和阎鹤祥。

郭奇林突发奇想,和阎鹤祥说,“出去走走怎么样?”
阎鹤祥带着郭奇林,出发。
郭奇林说,感觉像私奔。

除夕夜,路上几乎没有车。这一夜,他们开车穿过了北京熟悉的大街小巷,路过了很多平时人流熙熙攘攘的地方,他们路过了他们在北京读过的学校,驻留过的小剧场,还有北展,见证他们多个节点的地方。最后,他们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农历新年的第一缕辰光。

END
瞎写的,完全不知道想表达啥。
不苦不甜,就是过日子吧。

评论(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