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后知后觉(1)

郭奇林终于确定了自己是个后知后觉的人。

拍戏间隙,打开微信一看发现四队的微信群已经炸了,正经的早日康复里边夹杂着各种插科打诨,一口气刷了几百条出去。郭奇林拼命向上翻才发现是阎鹤祥通知大家他住院了,没大事。不耽误封箱。已经自己办理了住院手续,现在已经手术完毕在医院过着吃香喝辣单人间听一郭汇有漂亮护士妹妹相伴的术后修养美好日子。还有一群人凑热闹表示让队长加把劲努力拿下漂亮护士妹妹当队长夫人的。

本着阎鹤祥说话五分当三分听十分都不一定能有一分可信的基本原则,郭奇林决定还是自己问个究竟。

发过去的信息秒回,看来在那边的确没大事。还想再多问几句场务已经通知要拍下一场。匆匆道别之后郭奇林又赶去了匆忙的拍摄,待到晚上彻底闲下来本来想继续问问却又怕打扰了阎鹤祥休息,发了句哥你好好养病等我回去过去又想撤回,想想撤回之后只怕阎鹤祥更好奇。犹豫来犹豫去两分钟已过没有撤回但是也没有回复。

一大早阎鹤祥才回复,说睡得早没看到,说让他不用担心安心拍戏一切回去再说。

郭奇林也就再也没找过阎鹤祥,但是总有一种不算舒服的感觉。等到坐上了回北京的飞机才理清楚这种情绪是什么。

生病了不和自己说,谁知道是因为不想影响自己还是不觉得有必要告诉自己。看起来状态还不错,还有空关注护士妹妹漂亮不漂亮。护士妹妹...护士妹妹...郭奇林叫停了自己的思路,怎么会注意到护士妹妹呢,还是这种莫名泛酸的心态。

郭奇林终于明白了自己这些天的心事从何而来,担心也好,生气也好,大概都是因为,自己喜欢了这个男人吧。

想明白了也没用,回北京之后一样有工作在等着。因此,郭奇林一直在到了后台才见到看起来恢复良好的阎鹤祥。

来不及问太多,阎鹤祥问他的第一句话是,今晚说啥。

两人一时之间也没太多想法,最后定下来了,自由发挥,随机应变。在倒二下场之前,总算敲定了大概流程,没有主线。

场面火爆。大概是过于熟悉接得顺手,大概也是阔别小园子太久他们只要有包袱观众自然捧场,郭奇林突然明白了自己父亲和师父开玩笑的,一年也不一定对一次。默契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自然也就不需要过于小心翼翼了。

全场郭奇林拿阎鹤祥砸挂这叫一个顺手,没有太多设计想到什么说什么,台下观众起哄他们就接着说。在郭奇林第二次给阎鹤祥征婚的时候,征到一半又改了口。

就算他孤独十级,等我在自然不会十级了。郭奇林相信如此。

一路现挂砸下来,就算节目不完美,至少现场效果也是保证了。

这并不是最好的发挥,也没有太好的准备,但是在此时,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偶一为之,可以。长期如此,不行。

回到后台后,郭奇林已经只剩下靠本能行动的能力。换好衣服后,凑到了阎鹤祥身边,坐在他附近的椅子上,抱着皮卡丘,把自己的头放在皮卡丘头上,问阎鹤祥,大封箱咱们说什么。

阎鹤祥看了一眼神色疲倦的郭奇林,今天先休息,明天再商量吧。

郭奇林突然直起身,那你记得和我商量,要不然我绑架你爷爷,说着抱起皮卡丘在阎鹤祥眼前晃了晃。

……这是真累糊涂了。“您就是带回去抱着睡觉我也没意见。”

“可是我不想睡他,只想睡他孙子。”郭奇林小声嘀咕着。

阎鹤祥回头看了一眼郭奇林,“真是累傻了,走吧,出去合影去。”

“你到底答应不答应?”反正不马上拒绝就是大概率同意。郭奇林觉得自己还没到彻底糊涂。

郭奇林被一个人拉起,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走吧,等你忙完再说。”

TBC

当FIN也行,因为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再更新。
文风大概流水账,太久没写了。
但是这不是理由,之前也是流水账风。
文章结构没法看,毕竟下班就不开电脑全靠手机码字。
等大封箱。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