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情非得已 (一)

ooc
he

“老阎?”
“嗯?”阎鹤祥转头去看站在他身边那个委屈脸的男孩子。
“我不是开玩笑的,我喜欢你。”
“我也不是开玩笑的。”阎鹤祥收拾好了包,打算起身离开。

昨天晚上一群人聚餐,阎鹤祥为了喝酒就没开车。喝完酒之后已经接近凌晨两点,大部分人叫了滴滴走人,阎鹤祥稀里糊涂地就被开车的郭奇林拐到了郭奇林自己的出租屋。

酒精的作用加上有些累,阎鹤祥走路有些不稳。走在地下停车场走到电梯的路上,郭奇林回身握住了阎鹤祥,“哥,稳当点。”

阎鹤祥把手往回抽了一下,“小心狗仔。”用的是开玩笑的语气。

“没事,后头没车进来。再说这小区安保好,住了不少娱乐圈人士呢。我爸帮忙问了几个人,最后租的这儿。”郭奇林的口气里带了点得意。

从地下停车场到电梯间,突然亮起的灯晃了下阎鹤祥的眼睛。突然从昏暗转入光明让阎鹤祥有些不适应。阎鹤祥想抬手挡一下光线,才意识到郭奇林一直紧紧抓住自己的手。

“大林,放手吧。”说的可能是具体的动作,也可能是某种抓不住的虚无缥缈的情感。

“不放。”郭奇林已经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电梯很快就下来了,阎鹤祥被郭奇林拉着进了电梯。一直到进了家门郭奇林才放开手。

“最近忙,也没怎么收拾。客房里都是灰,咱俩就凑合挤一宿吧。”

阎鹤祥觉得这一晚的郭奇林明显和平时不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阎鹤祥也感觉不出来。被酒精和疲惫麻痹的大脑让他无法过多思考。

稀里糊涂地拿着郭奇林递来的新牙刷凑合着洗脸刷牙后又稀里糊涂地在脱了t恤和外裤后才意识到没有睡衣可以换。等到他快速冲了个澡后只穿着内裤倒在床上的时候才有点意识到郭奇林打的是什么主意,然后又自嘲地笑了自己的自作多情。大概是单身太久了都开始妄想了。

在厕所磨蹭很久的郭奇林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在自己床上沉沉睡去的阎鹤祥。初夏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凉的,郭奇林转了几次把手才顺利从上边打开了窗户,吹进来的风吹散了屋里的温热也吹散了从酒桌上带下来的酒气。郭奇林扯了床毛巾被扔在阎鹤祥身上,自己坐在床边。此时郭奇林才发现自己的蓄谋已久看起来有多么冲动。

郭奇林伸出手,用指尖慢慢触碰阎鹤祥的额头,脸,然后是嘴唇。以前他捏过阎鹤祥的脸,然后阎鹤祥又捏了回来,和现在是不一样的感受。那时候的他还谈不上情窦初开,把阎鹤祥当成众多哥哥里比较好的一个。

慢慢弯下腰,郭奇林尝试着去亲吻阎鹤祥。嘴唇接触嘴唇是一种特殊的柔软质感。在下去之前郭奇林的脑海里在天人交战是否亲下去,等到亲下去之后就什么都顾不得了。郭奇林轻轻伸舌头去舔阎鹤祥的嘴唇,然后是轻轻的吮吸。

其实计划也只做到了这一步,郭奇林竟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郭奇林慢慢起身,睁眼,正好和阎鹤祥四目相对。

阎鹤祥本来是有点睡着了的,可是开窗造成的降温让他有些清醒了过来。嘴唇上传来的质感让他开心,慌乱又感到荒诞。年轻人特有的气息让他慌张到没有掩饰好自己,要不然,他装睡,说不定郭奇林的这种情愫也就不了了之了。

“嗨,老跌。”这大概是失败的段子。托妻献子里他用这个打开了尴尬的局面,可是现在的郭奇林已经明显慌了。

慌了的郭奇林选择快刀斩乱麻。
“哥,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不行啊大林。”

“那就把今晚当成一个意外吧。”
“行啊。”
“那就让意外继续发生下去吧。”郭奇林上来扑阎鹤祥。
阎鹤祥接住郭奇林,然后慢慢推开,“这没有意义的,大林。”
阎鹤祥扶正了郭奇林,起身穿衣服,“我去沙发上睡。”
郭奇林靠在了床头上,辗转很久后因为过于疲惫混沌了过去。
在沙发上的阎鹤祥,一夜没睡。

tbc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