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情非得已(三)

阎鹤祥都忘了他那天是怎么出的郭麒麟家的门又怎么回的自己家的。本来想打滴滴又不太想太快回去,进了地铁站发现是早高峰想挤出去都难。坐地铁地铁换线坐错线又做错方向,本来就不近的距离让他这么一折腾就活生生多走出来了一个小时。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来德云社的这场豪赌算是没输。他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过本该属于自己的朝九晚五日常加班的生活了,他已经不知道北京的早高峰已经如此拥挤。人潮汹涌,他不是走进地铁而是被人群裹挟进地铁。不过也好,在人群中即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又能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渺小。

等到从地铁站挤出来的时候阎鹤祥长舒了一口气。他看着身边人都直接匆匆奔向自己的目的地,而自己宛如被夺走了半条命的样子,又觉得自己是舒服太久了。

走在家的路上感觉到了手机震动,本来不太想接,但是手机一直不知疲倦地震了接近半分钟。掏出来的时候一看屏幕发现是郭麒麟,赶紧划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哥,老阎?”先是着急随后又有些委屈的口气。“你不接我电话。”
“在地铁上,没感觉到。有事儿吗?”
“我爸说他下周有点空让咱俩回去他给咱俩说说。哪天还没定。”
“好。”
“哥。”郭麒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又叫了一句“哥”。
“林林啊。”停顿了一下“还有事吗?”
“没事了,到时候见吧。”
“好,到时候见。”

他第一次见到郭麒麟的时候,郭麒麟还没到北京上学,暑假的时候被带到北京玩。后台的师兄弟告诉他。那是师父的儿子,林林。

在成为正式搭档之后他很少这么叫郭麒麟了。别人都可以把郭麒麟当成小朋友,当成师父的儿子,但是他不能。阎鹤祥需要把郭麒麟放在平等的位置上。那是他的搭档。就算郭麒麟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可是他还是见过小朋友时代的郭奇林的,会乖乖叫他们哥。

郭奇林在台上说着他媳妇比他小七岁,多禽兽啊。他说的是我和于谦比我就是个圣人心里想得却是我喜欢个比我小十五岁的岂不是两轮的禽兽。

回家之后的阎鹤祥把自己甩在床上,困倦又睡不着。在床上翻了半天书才睡过去,一觉起来已经凌晨三点。打开手机刷微博才意识到今天晚上有NBA总决赛,并且即将开战。

天王山之战并不算十分精彩。大概是因为两个队打得有些太小心翼翼了,加上多轮大战之后的疲惫。阎鹤祥开着电视手机上又刷着湿乎乎。对球场上很多的球员来说,这大概是他们一辈子最接近总冠军的一次。然而对球迷来说,决赛年年有。有带立场的粉黑,也有等待狂欢的吃瓜路,但是对于阎鹤祥这种球龄二十多年的老球迷来说,已经可以足够心平气和地从篮球角度欣赏一场比赛了。当然,很多和阎鹤祥同岁的老球迷已经不太看比赛了。

但是他不会随便褒贬场上的人。无他,没有人比他们更想要一场胜利。

但是阎鹤祥无法心平气和地接受一场和郭麒麟的爱情,哪怕他是那么想要去拥抱对方。
TBC

三八半天假。
抽空码点字。


评论(4)

热度(43)

  1. 白云窝是黑土yamabu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