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意外

一发完。
粮食向。

一切都是意外。

阎鹤祥到现在已经毕业七年,进入德云社五年,正式辞职两年。毕业几年的经历足够精彩。

就业时候全院一共五个考进移动的,有他一个。又恰逢奥运盛会正好去了奥组委当了个网络工程师。在工作压力大强度大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德云社招生简章,抱着试试看心情一次考中。

先搭刘鹤春后搭孔云龙,辞职后相声事业也算顺风顺水。搭档之间也算合得来。阎鹤祥本来不是有多大野心的人,真有野心也不会辞职来德云社。

阎鹤祥过上了白天看看书磨磨本子淘淘球鞋偶尔约球友打个球的清闲生活,有空就来个长途或者短途的出门旅游,更何况收入虽然不高也过得去,够养活他自己顺便养活那群爱好的。看着德云开了书馆就打算凑热闹去说个书,台下没几个观众就当自得其乐。

阎鹤祥想着这样到老挺好。干着喜欢的事说着喜欢的相声。搭档孔云龙也是个性格挺好的人,不急不躁,虽然未必大红大紫但是总有一口饭吃。就是孔云龙命运多舛一点,何须挂怀。顶天不过天空划过一辆自行车,地上躺着两个人而已。

这次孔云龙受伤,阎鹤祥想着的也不过是等等看。去园子里搭几个人说一说,耐心等孔云龙康复。

直到接了师父电话,说让他明天来家里一趟。

那会儿师父已经忙了起来,阎鹤祥还在纳闷最近也没有干什么大事儿怎么还让师父给盯上了。

师父说得开门见山,“如果让你给大林捧,你愿意不愿意。”

那会儿郭麒麟的搭档已经成了一个问题。阎鹤祥也知道。郭麒麟和好多人搭过,但是总觉得有点问题。要能带着郭麒麟,也能让郭麒麟有成长。能保证得了现在的效果,也能保证将来。郭麒麟觉得最舒服的是他师父,不过这个就是一句玩笑。且不说情场面前无父子,就是让国服第一捧给一个刚退学毛孩子捧,也说不过去。

阎鹤祥和郭麒麟合作了几次福寿全。郭麒麟客客气气规规矩矩,甚至叫他阎老师,让他出了一头白毛汗。等到过了几次混熟了才开始皮起来。正好又碰上孔云龙受伤,就被一起带着去辽宁卫视录节目,越混越熟。

后来阎鹤祥才知道那时候就被衙内盯上了,甚至更早。没有青年队时候郭麒麟在三队呆着,这也才有了几次合作的机缘。

在答应和拒绝之间辗转了几次,还是选了同意。阎鹤祥从那时候知道,自己在三十岁时候提前开始的养老生活,结束了。

“陪太子读书,这事儿不好干。”他替自己选了一条路。拒绝了也不会怎么样,搭档这东西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合适了就慢慢来,不合适就换一个也无所谓。

从此开始了四队队长的生涯,和郭麒麟一起攒底。攒底,他攒过。他和孔云龙是三队的底。小园子的专场,他和孔云龙开过。可是孔云龙已经学了七年相声。而郭麒麟,退学不过一年,年龄不过十五岁。

哪怕那时候他都不知道师父是个那么激进的人。

十五岁攒底,转过年来不过几个月就敢让郭麒麟在北展办专场。北展,两千七百人。能装十个小园子的观众。中间夹杂助演任务无数。阎鹤祥把位置摆的端正,陪太子读书。太子的路自己走,凡事以逗哏演员优先。自己的各种都得调整,郭麒麟毕竟才十几岁,路走得要稳。不求一时火爆。一个一个传统段子在小园子里说下来,几个月下来进步也算有。

到底是少年心性,给岳云鹏商演助演选了《阴阳五行》。阎鹤祥想得是不好演但是也没阻拦。说到底他也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走寻常路他压根不会在这儿说相声。

中规中矩演完和郭麒麟回玫瑰园,俩人路上还暗自得意这么难的本子效果也不错。到了师父家迎头就是一顿痛骂,连批带斗加上谈心一路说到半夜四点。阎鹤祥听得心悦诚服。末了师父还顺便提点了他,他不仅是相声演员,还是四队队长。

这几年两个人过得都辛苦。却也攒下了默契与经验。

一路打怪通关郭麒麟进步飞快,快到了阎鹤祥本以为自己得过不惑之年才能慢慢填上的坑竟然可以有了提前动工的可能。阎鹤祥闲下来也是欣慰的,闹闹腾腾陪着长大的小胖子一转眼也瘦了下来,压得住台沉得住气了。可以一个活安安分分使一年也可以每次来一个突发猛进的进步。为了让一个传统节目适合商演可以去花大力气改进。

师父在夸郭麒麟,郭麒麟在艺术上是有洁癖的。阎鹤祥深以为然。

那些曾经私下里吐槽的话也可以郑而重之地拿到台面上说。如果是几年前说这些话郭麒麟是会被骂太狂的。但是现在拿出来说所有人都会说一句有志向。无他,攒下了的节目可以告诉大家他们仍然在努力。郭麒麟在采访时一定也要强调是我们哥俩打小以来的追求,是我们哥俩一条心。

几千个日日夜夜,一次次上场退场返场,有着成熟的节目和成熟的思想作为后盾,但是不失年轻人的锐气和朝气。郭麒麟,当得起一句少班主了。

相声能养活一个人,却养不活一群人。郭麒麟开始被扔进娱乐圈摸爬滚打。是历练,也是增加经验。

阎鹤祥带着整理好的故事,再一次开始了说书。他会自嘲寡妇失业,却也笑着夸郭麒麟现在行了。

春风吹开了樱花染粉了武汉,阎鹤祥再下汉口。

他不需要等郭麒麟什么,郭麒麟也不需要等他什么。各自有着各自的成长,把一切交给时间交给口碑交给观众。

意外叠着意外,最后也是必然。
END

听老阎说书,挺感慨。
随便写一段。
没有主题。非得说主题大概是老阎吹和麒麟吹。
一直觉得俩人还有需要提高的地方,但是今天就打算好好吹一下这俩。

评论(16)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