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情非得已(4)

阎鹤祥自己在家呆了两天,收到球友信息说难得有空要不要约一次球。想着也没多少事儿就答应了。

等到了球场才发现去的人不算多,毕竟人到中年俗事缠身能抽出来空的人也不多。连个半场三对三都不太组织得起来,索性和两个落单的大学生拼了场野球。

正式上场后才发现身体机能有些退化,索性飘在三分线外凭着手感扔。同队的学生让他进禁区防一下,要不都浪费这良好的内线身材了。阎鹤祥却也只能说万一真被撞个好好歹歹得,身子骨受不了了。反正都是打着玩,没打出来火药味,嘻嘻哈哈打一场。

凑一起打一阵歇一会儿,顺口聊起了正在进行的总决赛。说起某队队史,阎鹤祥顺口说了句我当年看过。大学生倒是不太信,那都多少年前事儿了。等到阎鹤祥追忆完往昔大学生倒是给了他一拳,“行啊老炮儿。”阎鹤祥倒是对大学生有些刮目相看,毕竟现在还有耐心去了解那些前尘往事的年轻球迷,已经不多了。偶尔和年轻球迷聊起这些,有种鸡同鸭讲的感觉。有些人连名字对应的人都会弄错。不过也怨不得他们,NBA进中国时候他们这群小孩还没出生呢,这群小球迷也就和郭奇林差不多大。

聊一会打一会儿,时间过得倒是不慢。两个大学生都要告辞。其中一个低头一直聊微信,另一个在打趣他。原来是要去接晚上下课的女朋友。倒也只能让人感慨年轻真好。

两个年轻人冲他们挥挥手说有缘再约,却不知道下次打球是什么时候了。

等到打完球,发现手机上有两个郭奇林的未接电话。回拨过去,说是要商量下他们的巡演安排。有些事在电话里说不清楚,阎鹤祥开车去接郭奇林。

录了一天的节目的郭麒麟眼底下一片乌青带着困倦。看到了阎鹤祥的车钻进了副驾驶,挂上安全带之后拧开了保温水杯慢慢喝水,整个人靠在椅背上。

“怎么这么急,先回去歇歇明天再说吧。”

其实也不算急,不过就是录了一天节目临结束了收到经纪人微信说商演安排让他俩有空商量个计划他好和演出部协调安排,估计是过于疲倦加上好几天没见到阎鹤祥人,脑袋一时短路就把电话播了出去。在阎鹤祥问用不用来接他后
他说了用,挂了电话后让筱宝自己把车开回去,说是他师叔一会儿来接他。

阎鹤祥不着急开车,把车停在路边等郭奇林喝水。他怕车突然启动惯性会让郭麒麟呛到。在看到郭奇林拧上保温杯盖子之后才准备开车。

一直投过后视镜偷看阎鹤祥的郭奇林心里一动。很多年前在最流行的心灵鸡汤的书里说过,爱不是说出来的。阎鹤祥对他的细心毋庸置疑,在台上有多攻击性,在台下就有多细心。几次在谈到他退学的时候,阎鹤祥都站出来说,这是给孩子一门手艺。

他们刚搭档那会儿,有个专访采访他俩。主持人是他父亲的熟人。虽然阎鹤祥偶尔使相捣乱,但是说出的话,的确也都是向着他的。

只是不知道这种细心,到底是因何而来。

阎鹤祥问他,开窗还是开空调透透气。他才意识到车里有一种淡淡的汗味,运动过的气息,不难闻。

“刚才打球去了?”
“嗯,到底是老了,打不动了。”

“去哪儿说?”
“你家还是我家?”

其实阎鹤祥本意是找个咖啡馆说说,没想到郭奇林直接就打算回家或者去他家。他想了想还是把郭奇林带回了自己家,虽说做好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心理准备。

等到到了家,郭奇林猫在沙发里抱着不知道哪个观众送的毛绒玩具和阎鹤祥商量好了他们的打算。阎鹤祥起身回卧室拿着一套球衣递给了郭奇林,“新的,去换上吧。睡前要不要垫点东西了?厕所灯坏了,下午刚买回来灯管,等我换上了你再去冲澡。”

郭奇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哪怕这时候都记得给他找套新衣服赖划清界限。

“有一年听过一个说法,买一件小一号的特别喜欢的衣服,就会有动力催自己减肥了。结果啊,后来发现也没那么喜欢这身衣服了。”在厕所换灯泡的阎鹤祥站在椅子上说。郭奇林站在他附近打着手电帮他照明。

“那是不是想来想去之后拒绝一个人是因为没那么喜欢那个人?”

正在凳子上准备下来的阎鹤祥大概心思都在如何让自己的二百斤安稳落地上,顺口回答了郭奇林“不是”。

“那是什么?”

阎鹤祥走到厕所门口,啪地打开了灯。

“俩人一起点着微弱的光互相支撑的确挺美好,但是哪儿有自己一个人站在电灯下来得方便?”

“我愿意。”

“我舍不得。”

tbc

大概在疲劳状态下的人比较容易突破防线吧。
尽量不坑
感觉快end了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