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情非得已(五)

郭麒麟冲上去,从后边抱住阎鹤祥。

阎鹤祥轻轻挣扎了一下就站住了。这个角度不管如何甩脱郭麒麟,都很容易伤到他。他只能放轻了声音,慢慢地叫郭麒麟。先是大林然后是林林,小心地叫着,却感觉不到一点动静。郭麒麟就这样固执地抱着阎鹤祥,不放手,一动不动。

后背上的衣服被打湿,不是汗。眼泪就这样一滴一滴打在阎鹤祥的衣服上,似乎怎么都止不住。郭麒麟的本意并不想哭,但是眼泪就这样毫无控制地涌了出来。

彻底慌了。在被抱住的那一刻就开始慌了,他看不到郭麒麟的脸色,听不到郭麒麟的声音。在意识到郭麒麟在哭的时候他彻底慌掉,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哄郭麒麟,郭麒麟是为他而哭。

他很少见郭麒麟哭。十几岁退学舆论纷纷扬扬,剧场攒底没人哄他下台但是也没几个人听被形容为凌迟,上节目被黑子各种风言风语,这些时候的郭麒麟都不会哭。他甚至会回头安慰自己这个比他大了十几岁的自己。但是,这时候的郭麒麟,的确是在流泪的。

轻轻地握住了郭麒麟的手。阎鹤祥轻轻说,“林林,放开先。”他感觉到了在胸前抱得紧紧的双臂一点一点松开。

阎鹤祥带着郭麒麟的手从自己的胸前离开,然后转身,将郭麒麟拥在自己怀里。

其实郭麒麟也不想哭,但是听到阎鹤祥那一声舍不得之后感觉全身的神经都松弛了下来,泪腺也自然而然地打开了,再也止不住。小时候爷爷和父亲的教育就是哭是没意义的事情。遇事儿,都是做好打算然后抗过去。

阎鹤祥只是拥着郭麒麟,仿佛怀中是世界一切美好事物的总和。

哭完的郭麒麟并不好意思抬头。哭得这样形象全无,有损自己一世英名。

“哭完了,起来吧。”哭完的郭麒麟开始轻轻往阎鹤祥怀里钻。阎鹤祥拍了拍郭麒麟的背。

自然是不肯抬头的。不照镜子都知道两只眼睛哭成了兔儿眼,说不定明早起来脸还会水肿。还好明天没什么事儿。郭麒麟庆幸着。

这是多美好的人啊。美好到阎鹤祥不想给他加上任何一点因自己而来的压力。郭麒麟压力已经足够大,父辈的光环,社会的评价,观众的期待。从十五岁以来郭麒麟就开始承受一波又一波的压力,立住了成材了艰难万分。现在正是最春风得意风华正茂的年龄,何必又多给他一重压力。

只是也没法和郭麒麟讲道理。因为道理他都懂,郭麒麟也不是个找轻省怕麻烦的人。有些事情郭麒麟嘴里说得轻松,背后扛住的那些,他却太知道。读到大学毕业,带着高材生的人设和父辈的光环一样说相声,还能多玩几年。但是等到把自己放在初中退学的位置上,顶着星二代的名头,那又是另一番光景。纵然如此郭麒麟还是选择了天桥,理由是既然读到研究生还是要回来说相声,那么为什么不提前回来说。

郭麒麟的决定,很难改变。尤其是在他知晓了自己的心意之后。

阎鹤祥下定了决心,下周就回家先和自己父母坦白然后直接去求师父,如果他不快点下手郭麒麟说不定会替他挡在前边。

下定了决心的阎鹤祥慢慢弯腰,吻住了郭麒麟。

tbc

评论(4)

热度(52)

  1. 白云窝是黑土yamabu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