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情非得已(六)

郭奇林从打击中恢复得极快。

刚才还是泫然欲泣一个委屈宝宝模样,被阎鹤祥抱了一会儿亲了一会儿就开始不安分地在阎鹤祥身上乱蹭。

“祖宗诶,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吧。”
“不去,除非你陪我一起。”

弦外之音不言而喻,阎鹤祥的脑袋嗡得一声。

“让我摸摸你柔软的那一面。”郭奇林继续煽风点火。
“你不就在摸我肚子呢吗?”
“啊不不不不,”声音和舞台上没什么区别,“不是柔软的这一面。”不安分的手顺着肚子往下滑。

阎鹤祥抓住郭奇林不安分的手,把整个人收进自己怀里。
他想说进度太快了,他想说再等等,他想了无数的道理,又被自己否决掉。斟酌了无数遍的措辞,哪句都说不出口。有人捧着一颗真心放在你的面前,那是他毕生的勇气,然后又被自己几个词轻易地下定义吗?郭奇林这么做只是因为这是他阎鹤祥,郭奇林的真心是他一辈子的幸运。

最后只是轻轻吻了郭奇林的额头。“你得体谅一个老男人,他是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速度的。”

郭奇林去洗澡,阎鹤祥靠在床头闭目养神。

这一晚上的故事太过于曲折离奇,大概只是灯下的少年细碎绒毛里透出的柔光太过于温暖,让人不忍对他说谎而已,哪怕在他看来那是善意的谎言。

郭奇林也没有想到阎鹤祥就这样轻易地放下了自己的防线。可是他依然希望自己能再谨慎考虑一下,如果自己选择进,他就陪自己。如果自己选择退,他就继续默默守护自己。可是如何退,怎么退,从搭档那一刻开始,很多事情就已经在冥冥中开始注定。

父亲是山,高山仰止。师父是水,善利万物。在入行之后越发地感受到父亲与师父的能力,师父说自己入行十年甚至更久都会活在父亲的盛名之下。可是师父的能力同样不遑多让。他不知道他多久能走到那个层面。越是懂得,越是不敢妄想一步登天。父亲让他灵魂追赶肉体是父亲的智慧,师父让他自在是为了让他保持本心。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阎鹤祥是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陪着他去追赶父亲与师父的脚步,陪着他去学习去经历,陪着他度过最痛苦的时期。

热水会让人平静解乏,但是此时的热水却让郭奇林热血沸腾。他想冲出去,抱着阎鹤祥,亲吻他,拥抱他。

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草草擦干然后冲进卧室,扑在了还在闭目养神的阎鹤祥身上。

阎鹤祥听见了郭奇林进屋的声音,刚想说什么就被一个一百多斤的重物砸中,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就被重物抱住了脖子。

顾不得太多,郭麒麟双手抱着阎鹤祥的脖子,用自己的嘴唇去吮,用牙齿去咬,也顾不得阎鹤祥会不会疼,直到自己呼吸不畅。

头发还是湿的。阎鹤祥拽来刚才他裹在身上的浴巾轻轻擦着他的脑袋。“怎么了?”
“就是突然想这么做了。”

阎鹤祥捏捏郭奇林的胳膊。身材还是少年模样,因为不爱运动身上也没什么大块的肌肉。乖乖笑起来时候还是没长大的样子。

两个人各自靠在床头,说着过去的情丝,说着未来的牵绊。

突然,郭麒麟凑在阎鹤祥的耳边,威胁地说“别想着提前去找我爸自己扛下来一切。傍着少班主就得有点傍人的自觉。”

“过两天一起回去。不过师父确定受得了?”
“他应该看出来了。”

END

评论(7)

热度(67)

  1. 白云窝是黑土yamabu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