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鳞潜羽翔(三)

时光一晃过了小半年,暑假快来了。于教授新招的硕博也即将就位。阎鹤祥已经做好了把小胖子送走的打算。同吃同住这么久,突然送走这个得力助手也是颇让人不舍的。

阎鹤祥清点了下自己的存款,大概被小胖子痛宰一顿还是承受得起的。夏天这种靠t恤短裤拖鞋就能熬过去的季节,除了冰阔落也没什么其他开销了。这一年发的文章也足够保个国奖衣食无忧。就当提前给小胖子分成了。

早晨阎鹤祥叼着牙刷问正在收拾书包的小胖子,“明晚请你吃大餐,想吃什么随便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得了吧啊。就是问问你想吃啥。”

带着小胖子坐在校门口烧烤摊的不禁感慨这是他见过最好养活的衙内。

直到衙内打算带他所有的细胞去晒太阳。

那是他和衙内表示了他打算欢送衙内并且住衙内一切顺利。

少男心,海底针。

以为自己被嫌弃的郭麒麟化悲痛为食欲吃出了一个让阎鹤祥肉疼的数字。

第二天阎鹤祥听到了一个小道消息,于教授打算把自家收的研究生都送进郭教授实验室,自己也打包过来。这个实验室就此改名郭德纲于谦联合实验室。新实验室草创,从零开始,琐碎事太多。就算于教授不差钱也不想操那个心。就此强强联合勠力同心承包研究链上下游。

听说谈妥只花了两分钟,谈妥之后郭教授和于教授就本方向未来发展畅谈两小时。

充电两分钟,通话两小时。

阎鹤祥是赔了钱又没落好。自家宿舍藏的衙内第二天早晨起来在宿舍就没理过他。在实验室也只是就事说事,工作依然乖乖听阎鹤祥安排,只是所有玩笑一律不接话,非暴力不合作。

大概少爷是以为自己不想要他了。深谙青少年脆弱心理的阎鹤祥开始默默承担起了宿舍的所有打扫工作,早晨早起给少爷打饭,只求少爷能理解他真的不是不想要少爷了。哪怕少爷要带他的细胞去晒太阳……那还是万万不能的。只是他相信少爷也不敢亏待了那些细胞

到了周末终于混得一个评价“阎鹤祥,我倒是看不出来你还有当二十四孝男友的潜质啊。”

“可惜最终还是因为沉迷科研分手了。”

一句话把天聊死的直男,大概无药可救了。
tbc

太久没更新了
阎老师生日快乐鸭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