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楼头清角三更梦

一发完
瞎写的
ooc

郭麒麟越发确定了,自己在大场合肯定是要丢脸的。

本来自以为这两年已经慢慢练出来了。已经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

刚才阎鹤祥在等红灯的时候发微信告诉他已经快到了。只是不知道京城的交通,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脸上是糊成一片的油墨浓妆,算着时间似乎洗脸也不太来得及了。从小就是好孩子,爷爷管的严,奶奶看的紧,别人家孩子在长期和父母斗争中练出来的速战速决毁尸灭迹藏起玩具假装写作业的技能他是不会的。

楼下传来了敲门声,阎鹤祥到了。

把时间退回到一个多小时之前。

家里没有人 ,爸爸妈妈带着安迪去闹洲淌浪水去了。拍完戏下定决心搞个大事业的小郭老师给阎鹤祥发微信打算召唤一下在家寡妇失业再就业的阎鹤祥。表白的所有流程也制定好。

只不过没想到化妆这么难,还没到贴片子那一步,只是最简单的底色就已经这么难,越涂越花越涂越乱。质地和平时录节目化妆的粉底液完全不一样。也不是没扮过戏,只不过别人帮他化妆看起来也没那么难。还是自以为是了。

底色已经拍的一团糟,待到涂腮红时候更是乱套。一下轻一下重,下意识地拿卸妆棉想修改一下却越擦越乱。

有种浓浓得挫败感。

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

出师未捷身先死。

牙一咬心一横冲到楼下去开门,还没等阎鹤祥反应过来转身扭头就跑。

等阎鹤祥换好鞋进门打算去找郭麒麟的时候郭麒麟已经慌不择路躲进二楼卫生间里,好歹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再出去见人。油溶性的颜料哪里那么好卸,更致命的是这个卫生间里没有卸妆油。

水龙头里哗哗的水声已经暴露了他的存在。阎鹤祥就在门外,等他出去。

躲一晚上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出去卸了这一脸脂粉。反正,自己那些狼狈的一面,阎鹤祥见的是最多的。

等到他神色如常地出去,阎鹤祥看着他自己先乐了。

“师父知道你糟蹋他那点儿宝贝不?没事我不会出卖你的。”
说完自己还唱了那么两句竹板书,“你姑娘本是这个闺阁女,擦胭脂抹粉我们总嫌不白”。

看着走在前头的小孩快要蹦起来咬人了,阎鹤祥自动收声。

跟着郭麒麟回了卧室,看着郭麒麟一言不发地拿出化妆棉和卸妆油,仿佛卸妆油不要钱一样死命往化妆棉上倒。阎鹤祥以为郭麒麟是觉得有点丢人不想说话,就默默拿过来郭麒麟手上的化妆棉,轻轻在郭麒麟脸上擦着。

郭麒麟在阎鹤祥帮自己卸妆的时候就已经闭上了眼睛,他怕看着阎鹤祥的温柔会让自己产生更多的错觉。

阎鹤祥并不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这是一个爱篮球,爱机车,爱历史,爱军事,爱玩刀,还爱谈谈政治的理工男。郭麒麟甚至觉得,阎鹤祥的大部分耐心和温柔,就放在了自己这个熊孩子身上。而正是这种独一无二,更容易让人产生错觉。

“擦完了。去洗洗吧”,郭麒麟听到了阎鹤祥的声音。

去洗脸的郭麒麟留下了一个纳闷的阎鹤祥。阎鹤祥觉得今天的郭麒麟不一样,虽然他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大概这是小孩心性突发奇想想试试京剧,只不过没经验又让自己撞个正着觉得丢人。

洗干净的郭麒麟又恢复成了阎鹤祥熟悉的样子。

洗脸时候郭麒麟决定不打退堂鼓了。虽然似乎一切都砸了,但是感情,不一定非得光鲜亮丽不是吗。

其实自己自以为完美的表白计划里,计划唱的那一出游园惊梦也同样不知所云。汤显祖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而自己的情,自然是知从何处起,同样一往而深。他想扮杜丽娘,可是阎鹤祥从来都不是柳梦梅这样的小生。

“哥,本来我今天是打算扮个杜丽娘的。”
“我觉得你扮老生更好看点,前提是胖回去点儿。”
“算了,哥,我喜欢你。本来今天就是为了和你说这个的。不过大概本来挺好的计划被我弄砸了。”
郭麒麟没有再说下去,因为阎鹤祥主动吻上了他。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要不然你粉墨登场,都说完了我还得先伺候你卸妆半宿。”
“为啥先卸妆?”
“要不然都没处下嘴。”

郭麒麟掐了一把阎鹤祥的啤酒肚。
手感很好。
少班主很满意。
end

我知道牡丹亭是昆曲
不过梅大师程大师都唱过牡丹亭
就当林林文武昆乱不挡吧

本来想写戏装林对老阎表白,但是后来觉得化妆是技术活一个人搞不定就变成这样了
不懂京剧,都是瞎写

评论(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