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Surviviors

盲狙全国二 @赫拉也叫赫云拉
我知道我审题错误加上跑题。35分走起
ooc

郭麒麟和郭德纲彻夜长谈的次数并不多。但是不管哪次,郭麒麟都常记在心。但是郭麒麟不知道的是,郭德纲也一样记得,他和郭麒麟的那些对话。

郭麒麟和郭德纲提出退学说相声的时候,郭德纲罕见地沉默了,他对郭麒麟有种无法诉之于口的愧疚感,大概是因为他在郭麒麟的生活中缺席了太多。他又是个传统的中国父亲,并不会把爱挂在嘴边。虽然这并不耽误他回头和于谦眉飞色舞,“林林这次考试成绩非常不错。”或者“林林可听话啦,是绝对不会早恋的。”而无视了于谦听到后半句时候抽搐的嘴角。

那大概是宿命。郭麒麟六岁时候站在小板凳上给他说了一段相声,十六岁时候郑重告诉他他要登台。这两次郭德纲的心情是一样的:我是多么不希望我儿子也干这一行啊。

可是他也深知,郭麒麟并非是一时兴起。因为郭麒麟不一定对他人前显贵有多么深的认识,但是对他人后遭罪有着深深的理解。在他累出糖尿病那几年的夏天,郭麒麟就在后台玩,不哭不闹,饿了就抓一个师兄说,“我爸让你带我去吃饭。”师兄又何尝不知道这是假话,在台上的师父压根就没下来过哪儿有这个嘱咐,可是谁又能戳破孩子小小的狡猾呢。更何况一场风波刚过,德云社风雨飘摇。风波前的郭麒麟还会考虑以后去哪儿留学,风波后的郭麒麟就主动选择了天桥。

郭德纲叫住了在写作业的郭麒麟,“都不上学了还写作业啊。来吧,和爸爸聊聊。”
“你知道这一行有多少人吗,能养家糊口的有多少,能扬名立万的又有多少。”事实上郭麒麟是知道的。那来自于儿童时代祖父和姑姑的教导。几岁的郭麒麟对未来的梦想十分现实,要养家,还要养那个不靠谱的爸爸。
“不敢说我有多大能耐,只能说还算幸运。全国干不下去的相声团体有多少,赔本坚持全靠爱的又有多少。我啊,就是那个幸运儿。德云社啊,就是那个幸存者。现在我当初的苦大家都知道,但是那些活不下去的呢。”

“以后任性不得了,你知道吗,一点也不能任性。”哪怕郭德纲知道郭麒麟是个懂事的孩子。
“那我明天考试要交白卷。”
郭德纲笑了。

郭麒麟笑着扬起手中的白卷给同学们看。窗外阳光正好。少年意气风发。哪怕父亲给他讲过的种种黑暗言犹在耳。

后来郭德纲说,就是学门手艺给孩子找碗饭吃。可是哪儿找不到一碗饭呢,何必让郭麒麟来吃这个苦。

退学一年半多,郭麒麟终于等到了他的搭档。阎鹤祥去郭德纲家里拜年,被师父扣下来问,如果给大林捧哏,你愿意不愿意。阎鹤祥说“这就是陪太子读书。”

郭德纲告诉阎鹤祥,孔云龙那边,他去说。

这也就定了下来。

后来郭麒麟问郭德纲,“后不后悔当时给我挑了老阎?”
“一次性解决两件事,有啥后悔的。”
眼泪爬上了郭麒麟的眼眶,又被生生压了回去。

郭麒麟在发现自己喜欢阎鹤祥的时候,首先选择的是告诉郭德纲。郭麒麟说出这一切的时候,带着深深的负罪感。
“你是让我帮你拿主意,还是摊牌?”郭德纲问郭麒麟。
“我就是觉得,需要告诉您。”郭麒麟说的是真心话。
那天晚上他们七拉八扯地谈了很多,唯独没有谈及爱情。郭麒麟以为这件事,会到此为止了。他爱阎鹤祥,可是他更尊重他父亲。并且他知道阎鹤祥也是如此。没有郭德纲的祝福,阎鹤祥同样也会放弃爱情。

当年来到德云社的阎鹤祥放弃了很多。来德云社当学徒的时候,最开始是让他们自己找个工作在北京呆着。那时候的学徒生活很苦,而下班后开车来后台的阎鹤祥无疑是个异类。后台人来人走,因为搬桌子扫地学不到相声而造反的阎鹤祥反倒辞职,留了下来。

德云社不乏艺术类学校出身的学生。那些师兄弟们告诉郭麒麟,他们的那些同学很多都在毕业后离开了舞台,走向了平凡人的生活。留着舞台上的人,是短暂的幸存者。

阎鹤祥说,他希望能幸存到最后。

阎鹤祥曾和郭麒麟说过,所有的行业其实都一样,好人不多。可是别的行业有的选,移动干不下去就去联通,联通不想干了可以去电信网通,实在不行还有各大企业的网络通信部,天涯何处无芳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可是一个德云社说相声的,离了德云社又能去哪儿呢。

后来阎鹤祥砸挂,我是唯一一个造反落好的啊。

阎鹤祥没造反。拿到阎景渝这个艺名的时候想的也是拥立太子上位。听过评书的郭麒麟笑得拍桌子,“你那时候就是我的人了啊。我洗澡你倒是进来啊。”

“微臣不敢。”

郭麒麟抓着毛绒玩具去捅阎鹤祥肚子,阎鹤祥躲着说“别动了胎气。”郭麒麟直接把毛绒玩具怼阎鹤祥肚子上了,“让他提前和兄弟打个招呼。”

和郭德纲聊天的郭麒麟有意无意会想起那些片段。

谈话接近尾声,郭德纲也有些乏了。他问郭麒麟,“你有什么打算?”
“舞台上我们都是幸存者,希望在爱情上我们也是。”
其实郭德纲说过无数次,他希望郭麒麟健康快乐就好。甚至他说过,郭麒麟接班不接班都无所谓,一切随运而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造化。

就算一次都没有当着郭麒麟说过,郭德纲一直是这么想。

郭麒麟录完饭局的诱惑没多久,郭德纲遇见了马东。一个草根起步的相声艺人和一个不说相声去留学的相声名家二代,彼此观点相左却交情不错。两个人谈起了郭麒麟。

在郭麒麟节目越来越多之后郭德纲就不大看郭麒麟的节目了。因为郭麒麟在外行走让人放心从不捅娄子,后来郭德纲还是抽空看完了那一整期。

全场游刃有余的少年唯独在一个问题上特别严肃,那就是你会让你的孩子说相声吗。郭麒麟的回答是绝不,连后台也不会让他去。

郭麒麟是感谢父亲尊重了自己的想法的。可是郭德纲却想问郭麒麟一句,小时候一直把你扔后台,有一天你对相声失望的时候,你会恨我吗。从小在后台玩,没退学就带着登场。如果不给这些机会,还会选择一条这么难的路吗。

郭德纲看着站在对面的郭麒麟,一半难过一半欣慰。难过是因为儿子又一次选了最难的路,欣慰是因为郭麒麟又开始任性。教二十岁的儿子谨慎,几年后又希望他任性一次。

“是你和阎鹤祥提还是我提,还是直接把他叫来?”
“我去找他吧。”
“你就不怕把他吓跑了?辗转反侧一晚上是找我坦白还是替你保密?”
“我去了,祝我好运。”郭麒麟给郭德纲扮了个鬼脸。
“回头我找他谈谈。”
“您可别把我的人吓跑了。”

坐在郭德纲的对面的阎鹤祥战战兢兢,他不知道郭德纲要找他谈什么。
“别太把郭麒麟当小孩了,不用太护着他。”
阎鹤祥有点懵。郭德纲继续说,“某种意义上说,他比你强,他比很多人都强。他十六岁就知道自己一辈子做什么,而很多人,二十几岁都不一定知道。”
阎鹤祥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箭。
郭德纲拉拉杂杂找阎鹤祥聊了一堆毫无主题的话,非得说主题那就是从小到大的郭麒麟。阎鹤祥突然明白,这是嫁儿子的老父亲的心情。
阎鹤祥站起来给郭德纲鞠了一躬,“师父,我俩一定会好好的。”

阎鹤祥走出书房,郭麒麟在门外等着。“我爸和你说啥了?”
“他说啊,给我一千万,让我离开你。”阎鹤祥憋着笑。
“你骗人。”

从书房出来拿东西的郭德纲给了阎鹤祥一脚,踹的还挺实。
'end

题不对材料
文不对题
大概是老郭和马东还有高老板那三期以德服人和饭局的诱惑给我的灵感。
这是个男一和男三谈恋爱的故事。

评论(12)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