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鳞潜羽翔(一)

阎鹤祥项目组最近缺人手。

阎鹤祥读研那会儿和他合作一个课题的另一个硕士孔云龙在拿到硕士毕业证那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实验室,郭教授表示好走不送逢年过节来家就行了千万别再来实验室了。孔云龙的毕业让太多人如释重负,孔云龙自己也表示在经历了三年的血泪史之后再也不会和实验打交道了,拿着自己的offer就踏上了北上的列车。留下一个准备读博的阎鹤祥孤苦伶仃。实验室其他人也大多有了固定的课题和项目组,阎鹤祥一个人举目无亲。

孤苦伶仃一年多也就习惯了。只是昨天收到了期待很久的审稿意见。阎鹤祥第一反应是还不如拒了呢。意见给的是大修,不过是最讨厌的大修,语言问题被审稿人从头嫌弃到结束,让补的实验大大小小十几个,问题一个比一个黑一个比一个刁钻。给的时间还不长,就三个月。阎鹤祥看了一半就摔了桌子,只是摔完了桌子还是得继续干活。本来自己一个人就忙得脚不沾地,这一下子凭空而来的工作量让他四顾茫然。

郭教授召唤阎鹤祥讨论文章要怎么改顺便问问需要不需要来个合作的。阎鹤祥表示下个来得人先算算八字和实验室合不合和学校合不合和他自己合不合。郭教授训阎鹤祥,作为科学工作者要有唯物主义精神就被阎鹤祥顶嘴回去那您以科学的精神解释解释孔云龙。

啊,孔云龙,这是个概率学上的奇迹。各种主动或者被动的故障bug似乎是他专属的,在实验室煮个水都能造成玻璃瓶炸裂的传奇人物。各种初中化学书上如果怎么操作就会造成什么后果但是事实上基本不会触发的事故孔云龙都能完成定点爆破,最神奇的莫过于即使如此他依然大伤没有小伤不断地活下来了。

以统计分析的眼光看,阎鹤祥给孔云龙下了结论,你的运气和正常人的运气存在显著性偏差。

在感慨完孔云龙后,郭教授塞给了阎鹤祥一个少年班大二的小朋友,说是于教授刚回国还没招生,那边没人带就先送来。

阎鹤祥热情表示有人就行,少年班大二是吧,能用就用,不能用哪怕给自己打个饭还能省下来去食堂的时间。

然后他看着笑得高深莫测的郭教授心底发毛。

下午快五点就来了个背着书包的小胖子。胖得看不出年龄,热情叫他师兄。那会儿正好需要细胞换液,他确定了小胖子进过细胞房就连名也没问就带小胖子进了细胞间。等到准备齐了东西点燃酒精灯拿着酒精棉擦手才想起来问问小胖子叫啥。

知道了小胖子叫啥,阎鹤祥手一抖差点把自己手送到酒精灯上。手上还抓着一团酒精棉。

这要是孔云龙肯定已经烧着了。超净台上一股歪风救了阎鹤祥。

那一刻阎鹤祥醍醐灌顶,怪不得于教授还没正式招生就有了个小徒弟,怪不得郭教授会主动关心一个本科生的去向。种种反常都有了解释。郭教授句句真话,只是隐瞒了最关键的信息。

只是早晨自己和郭教授说了啥?让小兔崽子帮自己打饭?

阎鹤祥认命地让小胖子去拿自己放在旁边凳子上手机,让小胖子想吃啥外卖自己叫。自己手拿出超净台就得重新擦手,他不想请小胖子吃酒精炙手,带橡胶味的。

阎鹤祥想给自己算算八字了,没见面就得罪个衙内。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