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情非得已(二)

真的是he

前夜喝了酒,加上一夜没睡,血丝铺满了阎鹤祥的眼底。眼睛干涩,且疼。

郭奇林在卧室里,一直也没有出来,阎鹤祥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庆幸。屋里从暗转明,春入夏的过程白昼慢慢变长,秋入冬的过程黑夜又逐渐蔓延。他觉得,郭奇林是由春入夏的最美好的辰光,可是自己却已走到了秋天。他希望,前一夜发生的所有也会从此随着黑夜一起没入黑暗,再也不会被人提起。郭奇林依旧是那个笑着如同的初夏的少年。可是他知道那不太可能,郭奇林看似随和的性格里自然有着他的固执和坚持。他只能希望他自己不是郭奇林固执且坚持的那一部分。

阎鹤祥拿过来在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他没有特意去设定手机屏幕,不知道怎么设置手机屏幕就变成了相册的随机播放。他也懒得去理会。现在的手机屏幕,是他们某次上场前两个人在侧幕的合影,穿着同色的大褂。那时候的郭奇林处于减肥半成功状态,脸上还带着点儿婴儿肥,笑得没心没肺。

阎鹤祥想,如果他还是二十岁的他,那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郭奇林,甚至他自己会直接告诉郭奇林他喜欢他。两个人疯一场玩一场闹一场不顾一切,不管后果如何。可能修成正果,也可能就此别过。不管最后是不是有好结局,至少还有足够多的一起对抗世界的过程可以铭记。

人越长大,越后怕。曾经以为平平淡淡过一生是最普通最容易的事儿,少年时代总期待人生波澜壮阔。可是后来才知道平平淡淡顺顺当当是最难。他怕啊,他怕他到时候扛不住压力,怕他最后会负了郭奇林对他的信任。少年孤勇,他不再有。说的是男人至死是少年,可是终究不是真少年。

就断在这里吧。

阎鹤祥定睛看了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到了七点。他起身,打算出门买点早点带回来吃。

刚走到门口,随着门锁想起的声音是卧室门打开的声音。
“老阎,你要不告而别吗?”
“没,出去买点早点。”
“你知道在哪儿有吗就出去?还是想躲着我?”
阎鹤祥回头,并不敢直视郭奇林。“没有,大林。”
“哥!”郭奇林的声音带了几分生气。

最后还是郭奇林去厨房翻出来盒装奶用热水烫烫又翻了点儿点心才解决早饭问题。
“大林,自己住就得会照顾自己。”
“要么就来陪我,要么就别说没用的。没看网上说的吗,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说完了郭奇林又开始后悔,“老阎,对不起啊,口不择言。”

两个脑子都不是正常状态的人的一顿早饭就在语无伦次里度过。吃完早饭的阎鹤祥把垃圾收拾好,打算一会儿出门的时候顺手扔掉。

郭奇林早晨醒得特别早,起来的时候头也是疼的。本来想打开房门出去,随即发觉了他把自己困在了卧室里,出去就可能碰到阎鹤祥。他想出去又不敢出去,他站在门口听着阎鹤祥的声音,决定等阎鹤祥起床了他再出去,做最后一次努力。

站在门口那一刻的他还是在想着阎鹤祥是不爱自己,还是不敢说出口。如果他喜欢自己,那明明自己已经替他说出来了,为什么他连应承都不敢。

在阎鹤祥打算离开的时候,郭奇林又一次郑重地说出了自己对阎鹤祥的爱,连着自己的一颗心,交到阎鹤祥手上。
阎鹤祥告诉他,“我也是认真的”的时候,他继续追问了回去。
“你是认真的拒绝我,还是认真得不喜欢我?”
“都是。”
“老阎,看着我。”郭奇林抓住了阎鹤祥的胳膊。
阎鹤祥抬起头,用带着血丝的眼睛郑重地看着郭奇林,“都是。”阎鹤祥在强迫自己撒谎。
“好,我会放下的。”郭奇林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
阎鹤祥也长出了一口气。

TBC
这章是loop着无问写的。
如果光已忘了要将前方照亮,你会握着我的手吗
如果路会通往不知名的地方,你会跟我一起走吗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