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buki

人事音书漫寂寥。

时间里的儿童节

冲着父亲和师父打了个招呼,郭麒麟就拽着阎鹤祥一溜烟地走了。
“让孩子们去吧。”于谦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却一边看着他们的背影,一边偷看郭德纲的脸色。
郭德纲假装不知道于谦在看自己,沉默了片刻,整理了下扇子和大褂,和谈论天气一样谈论起了儿子,“大林看着真开心啊。多好。”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
走了大半辈子,才越发知道了一知心人是多么足矣的事情。只需要对坐,对视,对笑,那就是无数故事的起点和终点。只是缘分啊,有的会走到友情,君子之交高山流水又两肋插刀。有的却会变成爱情,带上了占有欲与绮丽的色彩。只是当事人都无法左右这一切的走向,只能从心。

郭麒麟是不知道父亲和师父的对话的。他正在看阎鹤祥给自己准备的儿童节礼物。

阎鹤祥翻出了一堆零食,又不确定地问着他,小时候想要的就是这些,是吧。

好吧,够俗套的。

又翻出了一个小书包。

然后去自己的车后备箱拖出了一个电动车。

郭麒麟听到阎鹤祥和自己说,“林林,去过你的儿童节吧。”

刚和阎鹤祥搭档那年六一,他在准备着自己的北展专场。拿着自己的本子四处跑,问完侯爷去找高老板,回头再找师傅参谋,忙得焦头烂额。还要天天去小园子业务场。

那天去小园子的时候,郭麒麟还没想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小朋友手里拿着玩具在路上玩闹。他还被一个孩子的氢气球糊了一脸。还是阎鹤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才注意到,今天是六一。

阎鹤祥顺口问郭麒麟,他的六一有没有什么可以编进相声里的故事。郭麒麟沉默了下告诉阎鹤祥,爷爷最怕他出意外,连上学放学接送他的路都每天不一样,怎么可能在六一这么热闹的日子里带他出去玩。

阎鹤祥本想问一句那你不想出去吗,后来想想师父提起过无数次的郭麒麟站在小板凳上给他说相声的故事,那么懂事又在揣摩大人好恶的孩子,怎么可能提出注定无法实现的愿望。

那天散场,阎鹤祥在园子附近的小卖部给郭麒麟买了最贵的冰棍。两个人咬着冰棍,阎鹤祥问郭麒麟最想干什么。

郭麒麟说,他最想背着一书包零食,骑着儿童电动车。老人认为吃零食不健康,骑电动车不安全。就算知道事事都是为他好,可是他还是想。

原来阎鹤祥都记得。

郭麒麟抬眼看阎鹤祥。

“都多大孩子了还让大人收拾书包,赶紧自己收拾,还想不想出门玩了。”阎鹤祥佯怒。
郭麒麟把手机塞给阎鹤祥,“帮我录个相。”

他们在几天前隔着电话吵架,大概是阎鹤祥看起来太闲而郭麒麟太忙。这大概也是友情与爱情的区别。郭德纲只会拿于谦的玩儿开玩笑,并且发自内心地觉得于谦这样挺好。而郭麒麟会在自己忙得昏天黑地时嫉妒阎鹤祥的闲,会觉得自己很孤独。

爱情不是完美的,过度的占有就会催生太多负面情绪。

郭麒麟看阎鹤祥发小朋友的书包,看阎鹤祥捧着书包站在评书台上笑得看不见眼睛,看阎鹤祥在微博又开始发电动车,终于在每周的例行电话里向阎鹤祥发了火,然后提了分手。

那时候阎鹤祥在和他说朋友在吐槽给儿子买的摇摇车——他也没想到淘宝什么都能买。孩子一看到摇摇车就想坐,干脆就自己买了在家坐个够。但是摇摇车实在太吵了,他已经后悔给孩子买了这个。

大概也是源于郭麒麟的不安。阎鹤祥突然这么关注孩子的东西,是不是潜意识里还是很想要一个孩子。朋友圈里烧饼和曹鹤阳的比蠢大赛,还有他们给孩子买的各种东西以及打着孩子名义买给自己的各种东西,满满洋溢着幸福。

更重要的是,他怕阎鹤祥会后悔。

他向往天长地久,可是在这个圈子久了就开始怀疑。父母的确是完美的榜样,可是父母都是万中无一的好人。大概是见得越多,有些负面情绪也慢慢滋生起来。

现在阎鹤祥已经三十几岁,再过几年他会后悔这段日子吗,他会怀疑这些年是个错误吗,他会认为这些宝贵的过去是不堪回首吗。他忍不住在电话里发了火,虽然在出口那一瞬间就已经后悔。

“林林,你听我说,你别想那么多。就是你太忙了。下半年就能经常一起了。相信我,坚持一下好不好。”

郭麒麟匆匆收了线。他并不想让阎鹤祥知道自己哭了,虽然在电话挂掉那一瞬间他还是听到了阎鹤祥说,“别哭。”

坐飞机赶回来,在摄影场地看到了开车过来的阎鹤祥。看到人那瞬间心情一下子就晴朗了,可是身边是父亲和师父,到底不敢造次。他听着阎鹤祥和父亲师父说您们先拍,我和林林在外头等着。

郭麒麟等的就是这一刻,他丝毫没注意到自己那时候的表现有多少破绽。

从车上下来的郭麒麟冲着阎鹤祥笑,整个人带着阳光的温度和色彩。他问阎鹤祥,“你看上那车买没买?”
“没买,坐不上去。”
“书包怎么没背?”
“背不上。”
“那就把背带改长啊。”郭麒麟开始翻包拿吃的。
“不会。”

没有营养的对话。爱情能让一个三十多岁和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说着几岁的对话,却乐此不疲。

下午拍照的两个人看着都够傻,尹航吐槽这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尹航恨铁不成钢地把他们拽到电脑前让他们去自行学习父亲和师父的照片,看看人家那气派,看看人家那气场,看看人家那意境。再看看你们……

这俩没上进心的还在互相看着傻笑呢。

算了,就这样吧,今天儿童和伪儿童都要过节。

end

我也不知道小别胜新婚的梗怎么跑偏成这样的。
都是马頔的错。
文题无关。
社里在批量照相的脑洞。

评论(7)

热度(64)